下午大約翰坐在酒館的吧台,面前是高高一疊的炸魚與薯條,他手裡握著大杯啤酒,來不及喝,有人拍了他背心。

銀行信用卡優惠專案日本刷卡免手續費201第一銀行信用卡優惠 電影82018信用卡海外刷卡回饋 免年費信用卡比較

「寫得不錯。」是摩瑟。

「金陵福要我轉告你,既然是邱先生對你講的故事,不論真假,他不追究,他和邱先生很熟。」「邱先生是他的師叔。」「他這麼說的嗎?」「金陵福不在意我寫的故事了?」「說實在的,約翰,我看不出怎麼阻止你寫下去。」摩瑟要杯啤酒。「程連蘇一心只想誣賴金陵福,你寫的不錯。」「謝謝。」「給你一個建議,我們當然知道在棺材底部畫上兩腳的位置,平穩的站在位置上自然能躲開劍,你何必寫得過分清楚?揭露魔術師的祕密,等於寄出失業通知。我雖然和程連蘇站在不同陣線,畢竟同行。」大約翰有如被敲了記悶棍。摩瑟大口喝乾酒,逕自離去。魔術師的祕密,大約翰想起過去幾個表演過危及自身安全的魔術師,他們的祕密或多或少被公開過,為什麼觀眾仍喜歡看?難道因為危險?比砍人頭更危險?金陵福不同,大缸飛水、魯班的木鳶、邱先生講的入壁術,他玩的是另一套謎樣的魔術。相較之下,金陵福顯得優雅,程連蘇則未免低俗。有個東西卡在大腦裡,快抓到它,又抓不到。走出酒館,他慢慢跺著路面的積雪,也許寒冷對他的大腦有幫助。無意間走到帝國劇場前,站在金陵福的海報前,抓到了,程連蘇的魔術,他多少能找出類似的印象,可是金陵福的卻與過去所熟悉的戲法不同,無邊無際的困惑。難怪金陵福在美國贏得很高的名聲。腦子再一轉,程連蘇呢,會不會也曾經待在美國?大約翰加快腳步奔進電報局,簡明的寫上程連蘇的特徵和表演的內容,寄往大西洋對岸。電報發出去的同時,程連蘇撕爛《周日派送》,拿起斧頭重重將木棺剁得粉碎。必須創造新的表演方式,以前那套不能滿足現在觀眾的要求了。水仙倚著景片後的支架,看著捧魔術槍離去的小青。她抽出襟口的手絹碰碰嘴唇,轉身呼喊錄事員,猜程連蘇又要更改戲碼了。三個小僮沒發現小青的離去,天氣實在太冷,他們聚在角落圍著煤爐取暖。小青沒坐馬車,她戴頂大帽子頂住風,幾個跳躍便過街閃入暗巷。路上不見幾個行人,小青踏雪前行,雪面留下的不是腳印,是腳尖印,沒多久到了查令十字路,轉進另一條小巷,紅色燈籠搖旺在風中,邱先生的雜貨店沒有打烊的時候。(待續)(中國時報)




15812D4F39C27D5C

kennedxy382a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